尴尬的聚会

  这次来武汉搞聚会是前几天一个高中的死党胡生终于将一女子骗到手了,在老家办了婚礼,但由于时间选得不凑巧啊,一周的最中间一天——周三,基本上外地的同学朋友都没办法赶回去了,当然这个外地也包括武汉了,武汉的同学自然是最多的了,于是胡生就商量着周末来到武汉和大家聚一聚,同理当然要红包到位了,哈哈,这次悲催的是我又要帮一位到不了的同学带红包,这样的事情似乎每次都是有的,我已然习惯了。   聚会上除开女方 […]

又一个结婚了

  到我这年纪,基本上每次长假都会碰上人结婚,这次马上到来的中秋和国庆一起的假期,高中班长要结婚了,听说班主任要来的,好多年没见的同学应该能看到一些,到时候上去低调点,少说话多吃肉,祝福他们。

蛋疼闲谈——关于最近结婚的同志有点扎堆

  这个问题相信在每次盛大节日(五一,十一,元旦,春节)的时候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是要经历的,但今年这个问题尤为严重,我记得元旦的时候有两个同学结婚,元旦之后的一周有一个外地同学元旦办完婚礼来武汉请客喝酒,然后现在这个高峰期就来了,农历腊月,13小瞿,20庆哥,25小帅,26龚猪,正月初6新哥,要不要这么狠,敢不敢错开,这样搞下去管谁的钱包都受不鸟啊!